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教师文苑 > 文章 当前位置: 教师文苑 > 文章

永远的小王子

时间:2020-12-02    点击: 次    来源:襄阳少年读书作文网    作者:肖棣 - 小 + 大

1935年,飞行员圣埃克苏佩里在前往莫斯科的火车上,一个睡梦中孩子甜美的形象,以及同年12月,因飞机故障迫降在撒哈拉大沙漠的困境遭遇,两件事情成为激发写作《小王子》的动机。

而那以后,圣埃克苏佩里更喜欢习惯在餐巾纸或者信笺上涂抹“一个孤独的小人儿”。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小王子》插图,或许只是圣埃克苏佩里若干绘图的一部分。如何将忧郁明净的线条,诉诸无限想象的文字,生发馥郁芬芳的童话短篇小说《小王子》,却要等到1942年的夏天和秋天。


那时,圣埃克苏佩里暂住在美国纽约的长岛,基于对世界格局与美国时局的持续观察,跃升到关于生死并且超越生死的深入思考,姗姗来迟的伟大作品《小王子》,终于撩开经典的面纱。形象与行动的小王子,是小说的方法,也是小说作家的创作意识,儿童视角与成人经验的二者交互结构,呈现了对成长与人性的深刻揭示。


小王子来自B612行星。B612的存在,被证明的过程是土耳其服装换成雅致的西装的二次证明,可笑复可疑。小王子是B612行星唯一的原住民,也尤为可爱。可爱可疑可笑,是童话沉淀的惯性,它所依赖的是对现实世界心灵的分离与提纯。小王子的以后游历不外这一过程的重复和再现。


在来到地球之前,小王子游历过6个星球,拜访遇见过不同的人与物。国王、爱虚荣的人、酒鬼、商人、点灯人、地理学家、蛇、扳道工、卖解渴药的商贩、沙漠里三枚花瓣的花、玫瑰园。小王子所经历所遇见的,也是我们曾经的遇见,也是我们曾经成长的经历。


人生成长如同叙事结构,在“流浪——寻找∕成长——归宿”的模式中,不同的是,我们成人世界的经验判断,往往惯性、粗暴地排斥小王子所经历的体验性的认知。成人的单一——复杂化后的粗砺选择——极易滑向宿命的“归宿”,成人世界多以“宿命”认同完成成长,从而终结“成长”的过程。娜拉式的出走,应不溺于灵魂的漫游,在磨砺之后,与自省之后,走出精神的困境,统一于身体和精神的自我救赎,是娜拉式出走的意义与价值。


一幅画,是蟒蛇吞象,还是一顶帽子,不能是大人与孩子的区别,但是作为判断组成的怀疑一种,在“寻找∕成长”环节中,儿童世界的成长具有连续性,自在,无我,与成人的的世界部分重合,但又有某种颠覆。“如果你知道你要去的方向,世界都为你让路”(王尔德)。体验与经验世界的界限和区别或在于“不知道锅是铁打”的较真,“不到黄河不死心”的纠结。二者的“真实”既抵达也抵销艺术的虚构——对未来是那么的憧憬,对现在却是认为那么的不完美。


与前面一个一个的人,一个一个独立的事件相比,狐狸是小王子游历中推动性的重要人物。从遇见狐狸听从狐狸劝导,再到遇见五千朵玫瑰,再到告别狐狸,意欲执着重返“唯一的一朵玫瑰”的身边,明白爱和责任,是小王子成长的重要轨迹。生活感性往往战胜理性,生命的丰富妖娆,意义迁延已经不是很重要,也不是很需要明朗。真诚的狐狸要求小王子驯养他,建立感情联系。


“驯养”是一个失败的译词。驯养在小说中较为难以理解,因为在狐狸的视角是指向非及物的。或有如此的顾虑,小说对“驯养”进行了语境的解释。通俗地说,驯养就由各种(社会、家庭、阶级等)关系所蕴藏的感情联系。这其实是文本中一个重要的词语,也是作者所要构置的“爱与责任”源流,或者注解。小王子在五千朵玫瑰园的失落,让他怀疑:他的玫瑰只是五千朵玫瑰中的一朵!被否定需要再一次检验。而狐狸告诉小王子: 眼睛看不见本质,只有用心去听去看,才看得清楚。此时的小王子是欢欣欣的鼓舞的(他突然明白了他的玫瑰的张扬),他又回到他落点的沙漠,他要回到B612,回到他的玫瑰的身边,承担他的爱与责任!故事在此结束,却熨贴意义的延续延伸。


小王子的玫瑰是一朵倨傲的玫瑰花,爱小王子,却因为她的自负和幼稚,既没有流畅的表达她的爱,也没能让小王子明白她对他的爱。像所有的恋人关系,因误会而相遇,因理解而走开。无所适从的小王子,最后选择了离开玫瑰。在分开的日子里,玫瑰仍然是小王子的痛和爱。哲学不能解析恋爱,而文学可以形象恋爱。


文本解读是乏力而无趣的,因为一切都来自儿童视角,而这隐密着时间之美。所有的成人都是回不去的15岁少年。孩子们的纯净淡雅,诚恳认真,小王子的勇敢与执着,小王子对生命的看法,足以触动爱的真谛所赐予我们的许许多多质朴。


艾柯在《悠游小说林》里讨论小说与生活的关系时,试探性地说:小说既然可以姑妄信之,那么所谓的真实世界是否也可以姑妄信之,用阅读小说的方法加以观察,甚至生活?王尔德则更决绝地认为:小说是生活的模仿,生命模彷作品天经地义。


“如果这时,有个小孩子向你走来,如果他笑着,他有金黄色的头发,如果当你问他问题时他不回答,你一定会猜得出他是谁。那就请你们帮个忙,不要让我这么忧伤:赶快写信告诉我,他又回来了……”


“他又回来了”。伟大作品《小王子》的普世价值,或在于引领我们重返精神的童年,守候我们一再别过的心灵的故乡,持续我们生命中内在的智慧,永远永远。




作者:肖棣









上一篇:我和“迦陵”的故事

下一篇:桃杏满枝忆童年

推荐阅读
鄂ICP备20004637号  |   QQ:374234812  |  地址:襄阳市樊城区长虹路148号  |  电话:158979725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