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理事单位 > 文章 当前位置: 理事单位 > 文章

我和“迦陵”的故事 邬翠莲

时间:2020-12-05    点击: 次    来源:襄阳少年读书作文网    作者:邬翠莲​ - 小 + 大

 “ 迦陵杯 ” 大赛的获奖名单公布了,你得了一等奖!”一起参赛的王老师给我打电话时,我正在参加学校的大合唱。我一听,直呼:“真的吗?真的吗?”

挂断电话,立即查看微信通知。一边翻看,手一边抖得厉害。我就是这么没出息。直到在“一等奖”那一栏看到我的名字时,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来。

这一天是9月6日,距“迦陵杯·诗教中国”诗词讲解大赛开赛已四月有余。此次大赛是由教育部语言文字运用管理司主办,近年来唯一面向中小学教师以诗词讲解为主要教学内容的国家级赛事。回想我和“迦陵”的故事,心中五味杂陈,有艰辛,有迷茫,有担忧,也有喜乐。

接到通知是在5月份,便开始积极准备。从选定诗题到设计教案,从制作课件到试讲修改,我不知查了多少资料,熬了多少夜,那天上的点点星辰,那黎明的微微曦光,都曾给过我启示。即使熬出了黑眼圈,我也无怨无悔,乐在其中。都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在一次又一次磨练中,我不断思考、改进,思路更明晰了,设计更新颖了,环节更流畅了,可以说“非不磨砺无新功”。

同时,也不免有些疑惑,“迦陵”是什么意思呢?也许是某座城市或某个企业的名字吧。

6月份,将参赛视频上传至教育部、国家语委主办的“中华经典诵读工程”官方网站,便开始复赛。复赛采取专家评审打分和网上投票两种形式。

虽然投票只有短短的十天时间,对我来说,却是漫长的煎熬。家人、朋友、同事和学生家长都积极帮忙投票,甚至教育局的各位领导和教研员老师们也热情地帮忙宣传、动员。其间,也有不少认识的或不认识的同仁发来鼓励的信息。大家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令我感动不已。

离公布结果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不能就这么守株待兔。于是,每天都逼着自己看看书、充充电。一次跟朋友聊天,他知道我在参加诗词讲解大赛后,推荐我读读叶嘉莹的书。叶嘉莹是何许人也?我赶紧上网百度。这一查不打紧,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叶嘉莹就是迦陵,迦陵是叶嘉莹的号。叶嘉莹先生是中国古典诗词大家致力于中华古典文化研究,以弘扬中华诗教为己任,从事诗词教育事业近七十年,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今年是95岁的叶先生归国执教四十周年,以先生的别号“迦陵”来冠名诗词讲解大赛正是为了纪念和致敬先生对中华古典诗词的弘扬。

唉,我真是太孤陋寡闻了。

我当即从网上买了一整套《迦陵说诗》。每个清晨,伴着初升的朝阳,独倚窗前,携一缕花香,轻轻翻开书页,和叶先生一起徜徉于诗词殿堂,不觉已日上三竿。

当白天的暑热逐渐褪去,点亮一盏青灯,在茶香的氤氲中,我又开始了跋涉,也就慢慢懂得了李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浪漫,品味了苏轼“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豁达,理解了易安“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的哀怨......“学然后知不足”,我越来越感到自己的浅薄与无知。每天如饥似渴地阅读,让诗词浸润心灵,丰盈自我。

八月中旬,我终于接到晋级决赛的通知。8月21日,我踏上了去往天津的火车,去赶赴一场“迦陵”盛事。

下午到达指定酒店。报到时,组委会给每位参赛选手发了一个乳白色的帆布单肩袋,一面写着“‘迦陵杯·诗教中国'诗词讲解大赛”等字样,另一面靠右上方竖写着“书生报国成何计,难忘诗骚李杜魂”两句诗,左下方斜着画了几条线,有点像一座房子。当时不知何意,只觉得这个背袋很文艺,以后装书或装作业,也很实用。

背袋里除了参赛证、赛事手册外,还有一本书、一支笔和一个线装的笔记本。笔记本很是古朴、典雅,封面上是叶嘉莹先生的诗《浣溪沙·为南开马蹄湖荷花作》:“又到长空过雁时,云天字字写相思。荷花凋尽我来迟。莲实有心应不死,人生易老梦偏痴。千春犹待发华滋。”先生的才情与智慧令人折服。翻开内页时,从里面掉出一个扇形的书签,有绿色的流苏,极小巧精致。

我又拿起书来看,书题是《讲诗的女先生》,写的是叶先生的人生经历。先生命途多舛,少年丧母,婚后丈夫因白色恐怖被捕,先生带着不满周岁的女儿举步艰难。后终于辗转来到美国密歇根大学讲学,本以为生活就此安定,孰料却又中年丧女。

眼眶早已濡湿,为先生一世多艰的人生,也为她寸心如水的淡然。先生说是诗词给了她力量,也成了她研究的方向。先生的不幸与坚强令人动容。

第二天,我们乘车前往比赛地点——南开大学,在那儿举行开幕式。国家语言文字运用管理司巡视员娄晶出席了开幕式并致辞。在开幕式上,我们才得知,经过初赛、复赛,最终选拔出210名教师,分为小学、初中、高中三个组别参加总决赛。能位列其中,实属荣幸。

开幕式结束后,我们来到周恩来总理塑像前拍照留念。记忆中的总理总是那么亲切,令人敬仰。

随后,我们又来到文学院的101教室,等待叶先生的到来。据说,这间教室是叶先生归国执教第一次上课的地方。先生当初上课时盛况空前,教室里整整齐齐地坐了200个学生,走廊里也挤满了人,有不少还是外系的,大家都是来听叶先生讲诗词的。后来,院里为了安全起见,就用发听课证的办法来限制学生人数。但即便这样,也阻挡不了学生听课的热情。有的学生想方设法,用萝卜雕刻成印章,竟也蒙混过关了。

如今,我们也坐在这个101教室,能在这么一个有特殊纪念意义的教室里与先生见面,着实很激动。四十年风雨沧桑,四十年斗转星移,教室还是那个教室,学生却换了一批又一批。

叶先生来了,坐在轮椅上来了。先生近来身体一直欠佳,但她听说“迦陵杯”的参赛老师来了,一定要来与我们见面。我们都起立,鼓掌迎接叶先生。这天,先生的精神很好,现场给我们吟诵授课。“构厦多才岂待论,谁知散木有乡根。书生报国成何计,难忘诗骚李杜魂。”先生的一片冰心,一腔衷情,也像那一首首典雅而美好的诗词一样,永远熠熠生辉。

我很想与先生合个影,但人太多,又怕她太劳累,只好目送她离开,恋恋不舍地追寻她的身影。即使未能合影留念,也没关系,能当面聆听先生讲诗,足矣!

下午,便开始了决赛的第一项内容——笔试。我恍然间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代。最后的论述题是写一首叶嘉莹先生的诗词,并谈谈自己的体会。我们都暗自庆幸,刚好上午聆听了先生讲课,倒也不算难。教室外有一片狭长的湖,形似马蹄,被称为“马蹄湖”。湖中满塘荷花盛开,田田摇曳。

第三天和第四天是进行讲课比赛,最为关键,也最紧张。教室里有十几个学生,五位评委,一台摄像机,一台计时器。这气势让人不免有些压力。我迅速冷静下来,不疾不徐地开始上课。离规定时间还剩30秒时,我正好结束。

走出讲课赛场,立即又来到诵读测评的教室。本次诵读环节采用AI智能评分系统,从诗词韵律、词字正音、多音字校准等多维度进行测评。之前已有所准备,便一点儿也不紧张。

诵读完,我的比赛任务也就全部结束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中午,根据组委会推荐,我去参观了迦陵学舍。来到跟前,才恍然明白,报到时那个帆布袋上画的房子就是迦陵学舍啊。这是南开大学特意为叶先生在校内修建的一座四合院式的中式书院。院子里种着海棠和其他一些花木,让这个宁静的院落显得生机勃勃。屋子里,墙上挂着的,柜子里陈列着的既有先生的手稿,也有社会各界名人送来的字画等。其中一间茶室的墙壁是一整块玻璃,透过玻璃可以看见院中的花草,绿意盎然。阳光从天井投射下来,亮亮的,暖暖的。也许,曾经的某个午后,先生与友人在此畅谈诗词,茶香满室。

马蹄湖畔夏云长,有幸参加“迦陵杯·诗教中国”诗词讲解大赛,极大地锻炼了我的教学能力,提高了我对诗词的热爱和理解,也坚定了我对传统文化的自信和传承。这一场“迦陵”盛事虽已结束,然,往事如昨,诗心永在!所有的辛苦付出都是值得的,那些看过的书,流过的汗,熬过的夜,都会慢慢积淀下来,并在某个时刻闪耀光芒。

愿青春一场,有诗,有远方!



作者: 邬翠莲

责任编辑:饶龙武









上一篇:多视角聚焦生活 全频道积累素材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阅读
鄂ICP备20004637号  |   QQ:374234812  |  地址:襄阳市樊城区长虹路148号  |  电话:15897972574  |